我的中医之路——下(王永瑞中医师)

时间:2018-08-15 15:28来源:淄博延强医院录入:王永瑞点击:次 

    

  此例患者西医已经确诊为颅内多发性脑膜瘤,中医的病变部位怎么在肝呢?通过患者的临床表现:耳鸣、失眠、口苦口干、头晕头胀等症,就可以判断为邪踞少阳之证,即病变部位为肝胆。因为肝主疏泄,肝的疏泄功能失常,气血运行不畅,郁结于脑,就会发胀,气血郁结于脑,新的气血不能荣养于脑,就会头晕。肝藏血,气血运行不畅,心血失充,引起失眠。胆排泄胆汁,故口苦口干与胆相关,足少阳胆经络于耳,故耳鸣与胆相关。所以,综上分析,病变部位在于肝胆。 

▲我给患者诊脉咨询中

再来分析病邪与正气的关系,患者以肝的功能失调为主,肝气郁结,也就是气滞,气滞就不能有效推动血液运行,从而导致血瘀,也就是气血瘀滞,从而表现出疼痛,因为患者动过手术,手术导致气血瘀滞,故手术刀口处疼痛。此外,该患者虽然病变本质在于肝胆,但是临床表现在于头面部,从阴阳分析为,肝肾阴液不足亏于下,阴不能抑制阳导致肝阳亢于上,肝的阳气就像树木一样升发向上,故肝阳容易上亢。中医认为,肝阴与肾阴相互影响,肝阴不足会引起肾阴不足,肾阴不足也会引起肝阴不足,所以临床上常常称为肝肾阴虚。综合分析,患者以癌邪为主,气血瘀滞,以肝肾阴虚为辅。故以散结通胶囊为主散结化瘀,针对主病起治疗作用。散结通胶囊是我院研制的院内制剂,经过临床运用和验证,对癌瘤有很好的散结通络的作用。

治疗过这么多的肿瘤患者,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位肿瘤患者就是胆管癌患者董兰芬。

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萌水镇萌水村的董兰芬董大娘今年已经84岁,2009年检查发现子宫内膜癌,幸亏发现早,去山东省肿瘤医院经过30多个疗程的放疗治疗,总算把这个病魔压制住了,但是多次放疗留下了放射性肠炎的病根,可总算是把命保住了。

祸不单行,2011年6月,董大娘发现自己恶心、小便发黄,同时伴有纳差、乏力,三个月后病情加重,去周村148医院和淄博市中医院,肝功检查:谷草转氨酶81U/L,谷丙转氨酶86U/L,总蛋白51.8g/L,总胆红素439.4umol/L,直接胆红素206.4umol/L,间接胆红素233umol/L,经肝脏强化MRI显示:胆总管远端占位性病变,考虑胆管癌,于是一家人连忙赶到山东省肿瘤医院,经过专家会诊,确诊为胆管癌,这个时候用她老伴的话说就是:“全身发黄,黄水横流,肚子增大,不吃东西。”在省肿瘤医院放疗2个疗程,费用数万元,不见任何效果,并且身体越来越差,眼看病人就要不行了,只好强行出院,另请高明。

西医看似不行,那就试试中医吧,接着马上住进了某综合大型中医院,刚开始对中医还满怀信心,可是住院一个月,仍是输液消炎,吃西药,根本不见中药的配合。中医院不用中药?本来进来就是想用中药治疗,这让病人和家属纳闷:看来中医院也都挂羊头卖狗肉,不姓”中“了,想吃中药的最后愿望也破灭了,眼看病情进一步加重,于是再办理出院,寻求好的方法。

这个时候听有人说淄博某部队医院能治疗这种病,有专门的医疗技术和仪器,一周保证肿块缩小。于是又住进了这家部队医院,发现所谓的新技术还是“放疗”,再加上输液,经过20多天治疗,胆管阻塞越来越重,皮肤黄染进一步加重,肚子也大了,大小便不通,滴水难进,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医生告之病人最多能活两个月。到这个时候董大娘家里人才明白西医对这个病已经没有任何办法,于是再次办理出院。

在家里董大娘真是痛苦万分,上面水米难进,没有一点胃口,吃什么吐什么;下面二便不通,体内污浊排不出去,肚子撑胀难忍。本来是一个幸福的家庭,老伴是离休干部,两个儿子一个是校长,一个是老板,又能干又孝顺,董大娘心里想:包括省城济南,所有好的大医院都去过了,都没有治好这个病,看来我得的是不治之症,命该如此。也不知道还能活几天,医生说的两个月恐怕也活不到了,就是活着也是受罪,真是度日如年,痛不欲生。

董大娘的小儿子名叫王勃,自己开广告公司,在办公室无意中发现淄博晚报有篇文章“淄博延强医院,敢叫癌症之王低头”,作为广告人,刚开始他也是不相信,济南大医院都不能治好的病人,这家没有听说的民营医院怎么可能治好呢?肯定又是假广告。但再看发现版面不是广告版,并且是整版,再拿起来仔细一看,发现淄博延强医院可是不得了,虽然位置在淄川,但是治好的病人覆盖全国各地,包括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,甚至马来西亚、美国都有病人慕名而来。

▲我正在为患者诊脉

董大娘的儿子手紧紧握着这份报纸,感觉又找到了一线希望,一丝光明,立即携母亲驱车来到离家仅仅5公里的淄博延强医院。

董大娘的儿子后来这样说:“当时就是去淄博延强医院,也没有抱着很大的希望,毕竟病人已经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,身体状态已经很差,并且无法饮食也是一个大难题。就当是死马当活马医,总不能在家里干等着吧。”

2011年9月24日,这是去淄博延强医院的第一天,也就是从这天开始,董大娘悲惨的命运开始转变,身体一天好似一天。

中医科的医师集体会诊,分别给董大娘经过认真仔细的号脉,一致认为这是阴黄。临床中黄疸多见阳黄,阴黄少见,原因多是患者年龄偏大或是经过多次失治误治引起。当即开中药方茵陈术附汤合五苓散加减:“茵陈30克,熟附子10克,干姜10克,炒白术20克,桂枝10克,茯苓30克,泽泻10克,猪苓10克,郁金10克,鸡内金15克,生黄芪30克,党参15克。5付,水煎服。”同时配合我院研制的散结通胶囊。

董大娘的儿子包好药后,又走进诊室,问:“现在她吃不下饭,喝不下水,怎么喝药呢?我告诉他:“这种情况,我们治疗的肿瘤晚期病人很常见,很多患者以为不能吃饭就无法用药,中医也就无法治疗了,其实不然,刚开始可以把药熬好后再加热蒸发水分,让药液变浓稠,然后用勺子一勺一勺喂,每次喂的量要少,每天可以多喝几次,一副药也可以分成几天内喝完,只要能把药喝道肚子里,就会有效果,我们已经用这种方法治愈了好多已经放弃的病人。”

就这样,董大娘的儿子谨遵医嘱,刚开始三天才喝一付,后来两天或一天就能喝一付,当喝完这5服药,奇迹就产生了,黄疸减轻,胆红素数值竟然下降100多,胃口也变好,有点想吃东西了,大便仍然发白,口干不欲饮,舌暗红有裂纹,苔少根皇厚,脉沉细。上方桂枝减为6克,再用10付。

随后几个月内,一直以上方加减,病情控制的非常好,黄疸明显减轻,胃口食欲恢复到以前正常状态,精神力气也有很大改观。董大娘的脸上也洋溢着很久未见的笑容。

就这样,不知不觉一年过去了,2012年9月18日,董大娘那边捷报传来:肝功检查:谷草转氨酶17U/L,谷丙转氨酶16U/L,总蛋白65.1g/L,总胆红素5.4umol/L,直接胆红素1.4umol/L,间接胆红素4.0umol/L,数值和一年前相比,真是不敢相信,所有肝功检查数值竟然均完全正常。

董大娘知道虽然检查结果很正常,身体也恢复的很好,但是不能掉以轻心,仍然要按时用药,之后调理就是以健脾和胃、疏肝利胆、调和少阳为主,用方以资生丸、小柴胡汤、保和丸等加减。

2013年2月28日,董大娘依然像往常一样准时来到诊室,看完病后,董大娘意犹未尽的说:“王医生,您把我的这个胆管癌和黄疸还有不爱吃饭的病都治好了,现在完全正常,我很高兴,就是还有别的两个小毛病,不知道能不能也给一块治好呢?”

经过询问,原来董大娘多年来一直有便血的毛病,就是以前子宫癌放疗引起的后遗症——放射性肠炎。后来得胆管癌后,黄疸阻塞,二便不通,大便呈白色,后来经过中药调理,黄疸消失,大便通畅,便血的毛病也跟着就来了。还有一个毛病就是腰椎键盘突出,腰酸软无力,阴雨天加重,双下肢麻木。

根据董大娘的身体状况,结合舌象脉象,认为董大娘的两个病虽然部位不同,但都是因为身体阴阳失衡的原因造成,中医整体考虑,辨证为脾肾阳虚,筋脉失养,应该用2000多年以前东汉时期医圣张仲景的《伤寒杂病论》中的经方“黄土汤”加味。处方如下:灶心土30克,生黄芪30克,熟附子6克,黄柏6克,炙甘草10克,炒白术5克,炒山药15克,益智仁10克,生地15克,仙鹤草30克。

上方加减,又服用了3个月时间,董大娘的便血又好了,大便已经完全正常;并且腰不酸,腿不软,赶集做饭做家务照顾老伴,一样也不耽误,真的两个病也都好了。

董大娘治好了病,高兴之余,想怎么才能感谢我的救命之恩呢?他决定自己口述,老伴整理,把自己治病的经过写出来,让更多像她这样的肿瘤晚期病人不要丧失信心,于是两个八十多岁的老人,不顾眼花耳背,写出了数千字的治病经过,并作锦旗一面,送到我的手中,于是就出现了本文中刚开始那感人的一幕。

繁忙的临床之余,我还总结黄衍强院长临床经验和自己的临床心得体会,笔耕不辍,借着多年苦学扎实的基本功,已有多篇论文如“大柴胡汤联合散结通胶囊治疗胰腺癌肝转移”、“扶正为主预防肿瘤复发”、“黄衍强膏方集验”、“生命若在心中,希望就在脚下”等已经发表在《中国中医药报》、《世界中医杂志》和《家庭中医药》等国家级期刊。2013年9月,由我、黄飞、黄衍强院长主编的《肿瘤中医康复指导》由人民军医出版社正式出版,本书选取在临床中患者最关心的问题,以问答的形式讲述了肿瘤的预防、治疗和康复知识,让更多的肿瘤患者在迷茫中找到正确的治疗方向,更好的走向康复。【延强中医】

地址: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建设路688号 YanQiang.Net CopyRight 2010-2018, All Rights Reserved
电话:0533-5180730 5161706 传真:0533-5164641 邮箱:yanqiangyiyuan@qq.com
淄博延强医院版权所有 鲁ICP备1201845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