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衍强院长的从医经历(从出生到1975年,自述)

时间:2017-03-23 13:52来源:淄博延强医院录入:黄衍强点击:次 
    1958年农历2月初9,我出生在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菜园村。
    我们家有两间北屋,并排着在东北角有一间小的套屋,另有两间东屋。我从什么时候记事已经不好界定,只是模糊的记着,东屋外间摆着两口棺材,不知道什么时候没有了。
    成人之后,我暗自推算,爷爷是1960年因为饥饿去世的,那时我才两岁。那年爷爷患病,被家里人送到了医院,医生看过之后说要手术。父亲在回家筹钱的半路上,遇到当地的一位名中医,对他讲千万不要手术,并讲我爷爷的病因就是吃炒糠及地瓜殃,造成大便不通,用中药通泄一下就好。人慌无治,到底是手术还是中药治疗,父亲左右为难。思来想去,最后家里人决定给爷爷手术。那时候医院的手术室非常简陋,就在一个大的敞棚里。当医生把我爷爷的腹部打开之后,父亲看到医生不断的摇头,心中焦急万分,却又爱莫能助,无奈无语,最后看到医生没有找到需要切除的病灶,匆匆做了缝合。术后的经历更为悲惨,伤口不能愈合,连正常的饮食都不能保证,还谈什么营养。大便不通疼苦难忍,我父亲只好用手抠大便。就这样眼看着我的爷爷去世,不久奶奶也相继故去。
    父亲是个大孝子,从那一刻起,他就想,自己这辈子做不了医生,孩子中有一个学医的最好。
    我从小目睹了人挨饿的滋味。每五天一个集市,我母亲需要攒钱买粮食。本来挣钱十分不易,真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,只好在不多的粮食中加入野菜充饥。因此我母亲从小经常告诉我,好好念书,学好本事,长大只要挣到粮食就行。
    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感觉挣到粮食应该不难。人们经历了那样的年代,挨饿的滋味已经把人吓破了胆。
    在我做了医生之后,有一次春节拜年的时候,我的一位婶子对我讲,在你们很小的时候,十几个兄弟经常在她家中玩耍,我每个人发一本小人书,不一会的功夫,每个人两胯之间夹着一根玉米桔,拖在地上学着骑马的动作,在地上划起一些尘土,争先恐后的都跑了,就你一个人成天在抱着看书。说完婶子拍着我的肩膀,你这孩子从小就长出息。我听了发懵,真是一点记忆也没有,因此我相信有些事情可能是天生。虽然这么想,但我有了孩子之后,经常带女儿、儿子到书店,让其从小耳闻目染,十年、二十年,终于习惯成自然,让其养成喜欢看书的习惯。相信这样的习惯,能够使他们受益一生,甚至影响他们的下一代。
    孟子讲: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也,所以动心忍性,增益其所不能。人恒过,然后能改。困于心,衡于虑,而后作。徵于色,发于声,而后喻。入则无法家拂士,出则无敌国外患者,国恒亡。然后知生于忧患难与共,而死于安乐也。” 我从小患有哮喘和胃病,虽然在小学担任班长,但经常旷课。有一年在严寒的冬天,我的哮喘病犯了,父亲用自行车带着我去黄家铺找贾先生求诊。其中要经过火车铁桥下面的孝妇河。当时我不到10岁,印象深刻。到处冰天雪地,寒风刺骨。在河的上面,用几条木棍架的简易木桥。因为天气冷,上面结满了冰,下面河水哗啦哗啦的流着。我父亲先把自行车搬到河的对岸,然后再回来扶着我从桥上过去,真是胆战心惊。到了看病的诊所,老先生认真给我把脉、看舌,详细的问清病情,在胸背部几个穴位上针灸,然后开了中药,我只记住当时有一位中药叫胆南星。药物煎好之后,喝的时候很苦,但哮喘慢慢改善,用完七天的药物病情好转。就这样,一旦发病就去找这位老先生,我的哮喘病彻底的治愈。
    我胃病时常发作,有一次父亲用自行车,带我去淄博市矿务局中心医院就诊。路上有一个慢长的坡路,父亲给我买上车票让我上公共汽车,他则一人骑车在后面赶。本来告诉我在矿务局站下车。,而我却懵懵懂懂地在半路的技校站下了车。父亲吃力的蹬着自行车赶了上来,他问为怎么不到站就提前下车了,我讲以为是到站了呢。父亲很有耐心,没有责备我半句,把我又抱到自行车上,继续在上坡的道路上前行。
    我坐在后座上,听到父亲气喘吁吁的声音,自责怎么犯了错误早下车了呢?不然不会让父亲这样费累。那时候我就暗下决心,长大了一定孝敬自己的父母亲。
    到了这家大医院之后,父亲找熟人掛号,病是看了,可是用药就是不管用,如此多次没有效果。后来父亲在朋友处打听到淄川很远的山区口头镇,有一位水平很高的医生,于是带着我到了那里。这位医生没有一点架子,认真为我号脉、观舌之后,问了我如何不舒服,然后有说有笑,让我把腰带松开,他把我的背心、短裤都捋到底,充分曝露出胸腹部,用一支原珠笔在我的身上画图,什么心肺肝胆脾肾小肠大肠的位置,一边画一边进行触诊并解说,然后让我穿好衣服。他对我说没有什么大的毛病,主要是脾胃虚寒。他在我在腹部、腿上分别针灸,最后开了中药方。回来按照要求煎服中药,几年诊断无果经常腹痛的疾病竟彻底康复了。
    对我走上学医之路,与我的哥哥也有密切的关系。他从小患有头痛,西医曾经抽取骨髓以明确诊断,没有发现什么器质性病变,但每天头痛不能忍受。于是他自己买了针灸针和《针灸手册》,经常对照书本在自己的头上扎针。刚开始我看了害怕,时间久了胆子慢慢大了起来。
    从以上发生在自己身上和家中的事情,引发我对针灸、中医药的爱好,在幼小的心灵中萌发了长大我也要当医生治病救人的想法。初中的时候,用一毛八分钱买了一本《常见病验方汇编》,对照书上的方子,自己服用。如感冒了,发热、咳嗽等小病,管用了高兴,不管用再试。在读高中的时候,花五分钱买了一支针灸的针,对着针灸图谱在自己身上试扎。
    我还有一段刻苦铭心的经历,对我确定学医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1971年,我在读初中二年级的时候,因为勤工俭学,被安排到淄川玻璃厂学工。当时在洗瓶车间,后来轮流到灯工车间的时候,用右手拿烧后的细长玻璃瓶,不小心丢在了自己的左脚内踝内侧,顿时鲜血直流,一会的时间鞋中满了血。我的老师及车间的工人师傅,马上带我到了淄川区医院。在清洗的时候,我的班主任用手指着伤口里面,问医生仔细看是否有玻璃,护士显得很不耐烦,匆匆做了缝合。到了拆线的时候,其中有一个线头,护士不小心把两头剪断,一段线头就留在里面。伤口愈合后,总是有麻木涨的感觉。过了多少年,父亲托人请淄博矿务局医院比较好的医生为我做手术,结果手术的却是一位年轻的医生,切开患处却找不到毛病,只好又做了缝合,此次手术没有一点效果。又过了许多年,同学在淄川区医院帮我约了一位医术好的医生,切开患处后找到一公分长的线头,取了出来。然而,在手术结束缝合时,却有一条血管出血,当时手术室没有电烙铁止血钳,只好用线节扎止血再缝合。这次手术后,原来麻木发涨的地方消失,在后面用线节扎的地方又出现麻木发涨。我找到给我做手术的医生,问这是怎么回事?他讲我可能是对线头过敏。我想当时有个电烙铁止血钳该有多好啊。至今几十年过去,总是带着麻木发涨不适的感觉。这个本来不应该出现的问题影响了我这么多年,实在是不应该。从事医疗这一神圣的行业必须敬业,严谨认真,一丝不苟,否则做不好这项工作,轻则贻误病情,大则危机生命。
    然而,坏事也能变好事。我当了医生之后,脚上这个后遗症的痛苦时刻提醒着自己,认真接诊每一位患者。医学来不得半点的粗心大意,医生一疏忽,病人增痛苦;小病能治大,大病人就无。而如果医生一认真,病人就会增信心;小病自然消,大病也康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TAGS:
地址: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建设路688号 YanQiang.Net CopyRight 2010-2018, All Rights Reserved
电话:0533-5180730 5161706 传真:0533-5164641 邮箱:yanqiangyiyuan@qq.com
淄博延强医院版权所有 鲁ICP备12018454号